健康文摘发源盛地 文化丛谈 拳理拳法 谈武论道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学研究 > 发源盛地 >

杨式太极名家轶事

时间:2012-05-26 08:4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杨禄禅生有三子,长子,奇,早亡。次子,钰,字班候,人称先生,刚正不阿,善用散手,常常出手见红,其功夫已达上乘。但他脾气急躁,对于一班跟他学艺的人也是非常粗暴的,以致没有培养出影响的门人。遗子兆鹏,后曾跟外班人学艺。 杨钰,字班侯,杨露禅的次

       杨禄禅生有三子,长子,奇,早亡。次子,钰,字班候,人称先生,刚正不阿,善用散手,常常出手见红,其功夫已达上乘。但他脾气急躁,对于一班跟他学艺的人也是非常粗暴的,以致没有培养出影响的门人。遗子兆鹏,后曾跟外班人学艺。
 
 杨钰,字班侯,杨露禅的次子。生于道光十七年( 1883),自幼随父习太极拳术,终日孜孜苦练,不间寒暑。但是露禅课督严厉,不使少息,经常受体罚,几乎想逃跑。他继承了乃父衣钵,武功卓绝。班侯善散手出神入化,性情刚躁,好打不平,班侯,发无不中,当着披靡,所向无敌。数折强梁,年尚未满二十,已经是名满京华。尤其是拳击雄县刘武师和北京西四牌楼比武教技两件轶事,至今人们尚津津乐道。
 
   时北京有一人,号称万斤力者,自言曾打七省擂台,未逢敌人,尤其擅长硬功,夸下海口说:“我跑遍全国七省,没有一个人能打败我”。他的双手,可以把石头捏成粉未,曾在北京中连破九门。在京城贴出文告,他要亲自与杨无敌父子比一比高低,让大家看一看。这时禄禅父子已在乡下、同乡人把这一消息带给禄禅父子。禄禅听后不动声色,不想去京城理睬他,而班侯再也熬不住了,说:“你不要去了,我一个可以对付得了”。于是,班侯独往京城,相约于某日在北京西四牌楼比武。
 
   至期观者数千人。班侯骑一白马,缓缓而来,万斤力者早在那里等候。只见其身材魁梧,虎背熊腰,一望而知力大无穷。班侯身材瘦削,长袍马褂,文质彬彬,貌不惊人。
 
   对方一立势,发声如雷,气势如虎,咄咄逼人。观者皆为班侯捏了一把汗。此处原有一块巨碑,高一丈六尺(约5.28米),宽四尺(约1.3米),厚二尺(约0.6米)许。班侯立身站于石碑前。万斤力先发招,一记 “ 黑虎掏心 ” 向班侯当胸一拳。班侯微微侧身一闪,万斤力力大势猛,一拳击中石碑,巨碑碎为数块。观者骇然心惊,以为班侯有性命之忧。万斤力一击不中,复向前进身,直取班侯面门。班侯一声大喝,举双手向上一分,万斤力仰面跌出数丈开外,摔得头破血流,半天爬不起来。班侯微微冷笑,在观众的一片喝彩声中策马而去。
 
   当时,有一王公贵胄仰慕班侯大名,特接班侯住在府中,礼聘为师,酬以重金,对于班侯执礼甚恭。时有雄县一姓刘武师,武艺高强,手上有数百斤力气,精通岳氏散手,门徒千人,名闻京师。刘武师见班侯受如此礼遇,心中看不起太极拳,很不服气,心生嫉妒,便约班侯于北京东城某处比武,想要折辱班侯。消息传出,京城轰动,观者如赌。
 
   二人至场,刘武师即出手擒拿其手腕,欲将班侯掷出。只见班侯神气一振,随势用太极拳中“搬拦捶”之法以截劲抖之,刘则如弹丸跌出数丈开外。班侯性急手狠,出手见红。刘跌出后口吐鲜血,内伤甚重,手中尚抓住扯下的班侯的半截袖子,狼狈而去,从此不敢小视太极拳。
 
   事后,班侯说:“此人功夫很大,当被擒之时,手腕如被狗咬,所以还击才如此之狠,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心中总感歉然。
 
杨禄禅三子,监,字健侯,号镜湖人称三先生,晚年称老先生,他的拳术刚柔并济,达到很深的境界,特别善于使巧劲。他的门徒甚多,传授大、中、小三种架子。对于刀、剑、枪等也极为钻研,每次比赛均获胜利。他性格温和,在比赛或练武时,对任何人也不轻视,为大家最喜欢的乃是他用一个手指的指端对住某件东西,立即可以叫它分开来的本事。健侯的手法敏捷、眼神、身法都非常地好。发劲时百发百中。有一次去北京某戏院看戏一演员表演中突然手发软,手中短刀脱手向观众飞来,健侯眼明手快,立即把刀挡住,并送上台去。他还能使燕雀难从其掌心中飞去。健侯有三子,长子叫兆熊,号少侯,次子叫兆元,年轻时夭折,三子叫兆清,号澄甫长大后,成为杨氏拳术之宗师,世称杨老师。
 
   澄甫之兄,少侯,秉性刚强但脾气暴躁,威风凛凛,以散手最为优异,功属上乘。他动作迅速,拳架沉着,幅度小,喜欢攻击。一生坚持锻炼培未尝懈怠。但从学者很少。有一次,北京宣武门外有两个大汉,围着打一个力弱不支的人,见到这个情况,少侯义愤填膺,插在其中,把两个大汉扔到很远的地方去。
 
  杨澄甫从幼年开始,就在其父亲自指导下,接受拳艺,年轻时发奋锻炼,其武艺随年龄的增大不断进步,对拳术精华所在亦不断断有所认识,他从小父亲健侯那里也受到了教育。功夫已臻化境。他富有聪明才智、精力旺盛,成为杨家拳术的一代宗师。澄甫曾应刘氏的邀请,前往武汉,当时,武汉的武术界举行剑术比赛,人们邀请澄甫参加比赛,但他谢绝比试,经再三要求,他说,我即使比试也用竹剑,根本不理解澄甫的用心所在,直向澄甫刺来澄甫竹剑击中对方手腕,对方的剑应声附落于地,其手腕已断,澄甫深感遗憾。澄甫容貌魁伟,性格温厚,完全继承了其父健侯的风度。他的拳术绵里藏针、刚柔相济,具有放得开、收得拢、开展大方的特点。他的拳势主要是舒展大方、紧凑,为许多人所欣赏和仿效。跟他学艺者甚众,誉满南北。他门下的徒弟中具有名望的人很多:有陈微明、阎月川、武汇川、崔毅士、李雅轩、董英杰、濮玉等。 
 
 
 


杨式太极拳弟子逸事  
牛春明(1881-1961),满族,北京人。1901年在意大利天主教会福音医院( 国施医院 )学医,专攻骨科。 适逢健侯师祖 患足疾前来就医,牛春明恳请师祖传授太极功夫。 健侯师祖 已告老退隐, 不再牧徒 ,见牛春明勤恳好学,于 1902年命牛春明 拜澄 甫 公为师, 由健侯 师祖代子传艺,赐名,镜轩 ” 。1907年,牛春明由医院推荐,任北京市消防队队医;, 健侯师祖 同时聘为消防队名誉武术教练;牛春明时常得到师祖指点,获益匪浅。1912年,牛春明在中央公园襄助澄 甫 公授拳;1914年,在杨家武馆任助教。 健侯师祖 不但将杨家太极之拳剑刀枪及内功心法倾囊相授,而且在 晚年秘授点穴 之术,可惜师祖未及传授解穴之法,就驾鹤西去。由于牛氏曾练点穴功夫,内劲直透指梢。?某次野餐,忘带开罐头刀, 牛师伯即 用手指点罐头盒盖。牛春明 的听劲功夫 极好,一般太极拳家必须身手相粘,方能听劲。 牛师伯 在散手角斗之时,身手不与对方接触,亦能听劲。例如,你想用右手打他,尚未出手,牛即说: “右手请过来厂你想用左足踢他,尚未起足,牛说: “左足请踢过来!”屡试不爽,令人惊奇。 健侯师祖 仙逝之后,牛春明曾一路行医,至山西大同、河北石家庄、江西抚州等地,寻师访友,但始终未曾遇见精于点穴术者。1920年,牛春明南下宁、沪、杭,曾在上海哈同路68号设立太极拳馆, ' 但不久即离沪去浙江,授拳于兰溪、永康一带。一日,永康某拳师来访,在客堂用茶时,此人突然偷袭,牛春明身不离座,转腰随手 一 送,拳师向后跌出,撞翻桌子, 茶具尽碎 。翌日,拳师带来 三位拳友 ,分立客堂四角,同时向牛春明围攻,牛氏将四人 一
 
一发出。四人请教以少胜多之秘诀。牛春明曰: “此乃太极听劲功夫,先听后发,疾如闪电,有此薄技在身,故能受困不惊,化险为夷也。”1928年,澄 甫公任 杭州国术馆教务长,牛春明前往襄助。澄 甫 公南下上梅、广州,牛春明继任杭州国术馆教务。抗日战争期间,牛春明避祸于乡间。1946年重返杭州,在开元路37号设立牛春明太极拳社,常与通臂拳师马雨荪、八卦拳师王卓诚切磋武艺。解放后,牛春明执教于浙江医科大学、浙江省军区医院、浙江大学。牛春明在杭州青年会教推手时,门徒身后铺垫稻草,牛师大吼一声,门徒即腾空跌出,摔在稻草垫上。1956年,牛春明到北京参加全国武术大会,各省青壮年选手与牛春明推手,均被发至寻丈之外,众人称他为“牛大力士”。 牛日 : “此言差矣!此乃内劲,并非力气。”1960年,有关方面为牛春明拍摄太极功夫记录片《万年青》。摄影师请求 牛师伯 露一手真功夫。 牛师伯 嘱人取 一 鸟笼,打开笼门,以手掌托住鸟雀,引至笼外,鸟翅扑腾,竟然无法挣脱牛之掌心吸力而起飞,观者莫不称奇, 真乃健侯师祖 一脉相传之太极功夫也11961年,牛春明 师伯因 癌症逝世(此乃吸烟过度之后果)。传其衣钵者为商 世 昌、潘志诚、顾启欧、瞿文、贺鸣声、丁水德等。其女牛筱灵在香港撰写《牛春明太极拳》一书,外孙孟宪民1996年在杭州成立春明太极拳馆, 牛师伯 后继有人矣。
 
田兆麟(1891-1960),乃北京消防队员, 健侯师祖 见其年轻力壮,勤恳好学,遂多加指点。 健侯师祖 授拳极其严格,一式架势未达到标准, 决不肯教下一式 。 据田师伯 回忆,当初无极式站桩和太极起势,就足足练了半年之久。由于基本功扎实,加上田兆麟甚有悟性,每日在杨家勤学苦练,功夫大有长进,多次请求拜师。因其性急好斗, 健侯师祖 不允。1915年,田兆麟24岁,被选为救火队领班, 健侯师祖 指定其向澄甫公叩头拜师,赐名“绍轩”,仍由师祖代子传艺。1917年,师祖逝世, 田师伯再投少 侯宗师门下,苦练杨氏家传的 快拳及
 
散手,身手柔 绵 而 气势速猛 。 少侯公有 “千手观音”之美誉,田兆麟手法多变而步法灵巧,颇有 少侯公 之风格。 1921年,田兆麟 随少侯公至 杭州。杭州人力车夫素有“刨黄瓜儿”之恶习。田兆麟坐上车后,车夫听他是北方口音,遂索要双倍车费。田兆麟不允,车夫 上前扯其衣袖 , 田师伯顺手 一探,车夫跌了一个大筋斗。在路边候客的众车夫见状大哗,十余人一涌而上, 将田师伯 围在核心。但闻哼哈之声不绝于耳, 倾刻之间 ,十余名车夫均被放倒在地。又一次,田兆麟在西湖边茶楼凭窗而坐,品茶观景。两名国民党下级军官要田让座,田兆麟不允。军官撒野动手, 被田师伯发出丈外 。军官回营召集十余名土兵前来围攻田兆麟,田 师伯乘机 大显身手,从从容容,将来人一一放倒。田 师伯两次遭十 余人围攻,所向披靡而本人毫发无损,于是名声鹊起,上门求艺者络绎不绝。1923年,澄 甫 公在北京重开山门,功夫炉火纯青。田兆麟闻讯后,专程赶回北京,与澄 甫 公试手。不料 一 出手即被澄 甫 公粘住,一筹莫展,连续数次被澄 甫 公 发至丈外 。田兆麟原以为自己 熟练健侯师祖 之中架子及 少侯公 之小 架子快拳 ,杨家的功夫已集于一身,万万未曾想到澄 甫 公造诣如此深厚,不禁号啕大哭,跪地不起,重新叩头拜师,虚心求教。由于田 师伯曾经得到健侯 师祖 以及少侯 、澄 甫 两位宗师亲传口授,功夫不同凡响,曾在杭州国术比赛擂台夺魁。 30年代初,田兆麟在上海南市珠宝公所设馆授拳, ?工商界人士慕名而来者甚众。田 师伯又 在外滩公园( 现称黄蒲公园 )设立拳场,公开授拳,历数十年之久。在50年代,我经常到外滩公园观看 田师伯推手 。不论功夫多深之徒弟,与田师伯一搭手,就受其控制, 不 过数分钟,即汗流浃背,不能支持,需要替换。田师伯“车轮大战”几十个回合,谈笑自若,额角上无一滴汗珠。早晨六时公园开门,田师伯即开始授拳,约十时许,到点心铺用一碗面,再与众 门徒推丰直到 中午十二点,方始回家。各方拳师慕名前来切磋者不少。田师伯 一 不问来者姓名,二不问是何门派,欣然接手,哼哈之声间,对方即已跌出,田师伯从未失手。有一位练少林拳的码头工人,能举二百余斤之石担:时常在旁边嘲笑田师伯推手并非真功夫。有一次,我在外滩公园观看田师伯与徒弟推手,此人突然在田师伯身后出拳猛击其背部,。田师伯并未回头,只听得他大吼一声,身前之徒弟与身后之码头工人均跌至一丈以外。田师伯回过头来问此人是否摔痛。此人十分羞愧,满脸通红,解释道:? (‘老师请勿见怪。我想试试您的功夫是不是真的。”田师伯置之―笑。我曾经观摩张达泉、马岳梁、郝少如、何炳泉等各派名师太极推手,可谓各有千秋,然而田兆麟师伯确实与众不同,充分显示杨家“出手见红”的风格。?'田兆麟早期弟子叶大密、陈志进、杨开儒及晚期弟子沈荣培均擅长推手。由田兆麟口述,弟子陈炎林笔录之《太极拳刀剑捍散手合编》,1943年由上海国光书局出版,上下两册线装本,详细 记录健侯师祖所授之大架 、器械及内功基础,可惜 未将健侯师祖 所传 之中架及少侯 宗师所传之六十四式 小架包括 在内,如今杨式 中架、小架已 后继乏人。
 
李椿年(1894―1976 ),河北交河县人,14岁 拜陈殿福 为师学少林,又 拜傅昆庭 为师学绵掌,20岁时与傅海田先生切磋技艺,一搭手即立足不稳,无计可施,连连跌倒,方知太极 沾粘劲 厉害。经傅先生介绍,李椿年在北京皇家公园(后改称中山公园)投入杨公澄 甫 门墙,除了在公园学拳架之外,又到杨家武馆研习, 被健侯师祖 赏识,于1914年 嘱 其向澄甫公叩头拜师,赐名“雅轩”,亲自代子传艺,除拳剑刀枪之外,师祖授以弹弓绝技。一弹飞出可将数十米外之铁皮大门打烂;以湿土泥丸打墙上的蚊虫,从墙上取下泥丸,蚊虫即粘于泥丸之中。'向空中发 一 弹丸;随即发放第二丸,可将 第一丸击得 粉碎;. 雅轩师伯 身手灵快,;'推手善用松沉冷脆之 短劲,粘枪 功力深厚。1928年于南京中央国术馆与少林六合门张 某比枪 ,用进步扔枪法将其摔出寻丈之外。十余位 门人持竹剑 围攻 雅轩师伯 ,他借助身法步法之变化,化 中带击 ,一一点中对方手腕。1929年,澄 甫 公在杭州任浙江国术馆教务长, 雅轩师伯前往 襄助。馆中少林拳师周声洪,手掌能开砖碎石,素有铁臂膊之称,与 雅轩师伯 闭门切磋, 师伯右手虚扬 ,周某 举臂急架 ,亮出肋部,李 师伯立即 乘势翻掌向其肋部发放寸劲,周某双臂抱胸蹲伏于地,不能出声;' 师伯搀扶 他回宿舍服七厘散养伤。事后周某赞曰:“杨门太极散手,神出鬼没。”澄 甫公前往沪 、粤授拳, 雅轩师伯 在杭州襄助牛春明大师伯,仍任浙江国术馆太极拳主任教员。1934年,李 师伯任 南京太极拳社社长。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李 师伯离 南京避难,经徐州、郑州、汉口、沙市、宜昌到重庆、成都,定居四川。国民党骑兵师长徐俊,膂力过人,拜过不少外家拳名师,上门找 李师伯比试 ,以猛虎下山之势猛扑, 师伯顺势退步采例 ,徐俊连摔几个筋斗,翌日即叩头拜师。28集团军融司令郭勋祺
 
亦拜雅轩师伯 为师。郭将军在解放战争中起义;解放后任四川省体委副主任。 雅轩师伯于解放后亦担任 成都市政 仂 委员、成都市体委教练,在 四川省广授门徒 ,相对完整地保存了杨家太极拳、剑、刀、 枪及推手 、散手技艺,其传人有周子能、栗子宜、林墨根、张义敬及女儿李敏弟、女婿陈龙骧等。张义敬编著《太极拳理传真》, 1986年重庆出版社出版。陈龙骧、李敏 弟 编写《杨氏太极拳械汇宗》,包括拳法精解、剑法精解及刀枪精解各一册,9(年代四川科技出版社出版,一再 重版添印 ,备受海内 刿拳友 赞赏。 牛镜轩 、田绍轩、李雅 轩均由健侯 师祖代子传艺, “三轩”为杨式太极拳南传之开路先锋,数十年来唱中华武林各门派武师比试,从未失手,真乃杨门第四代传人中之翘楚也。
 
张钦霖(非澄 甫 公外甥张庆麟)河北邢台人,幼丧父母,15岁到杨家为僮仆。 健侯师祖 夜晚出门授 挚 ;张钦霖每每手执灯笼跟随,耳濡目染,对太极功夫发生兴趣,暗中模仿学习杨氏父子武艺。 健侯师祖 告老 封拳之后 ,亦将张钦霖选为第四代传人,代子传艺。张氏机敏勤勉,获益良多。1928年,自然 门杜心五 门人万某在中央国术馆考试名列前茅,欲到杨家一试身手;澄 甫公打 了通宵麻将,清晨坐在板凳上闭目养神, 万某爽 然大叫: “杨老师请教”右拳以 黑虎偷心之 势,直冲澄 甫 公前胸,澄 甫 公速将左臂 敷 粘于对方右臂之上, 万某欲 进则不能,欲退亦不得脱身,手臂已被粘住。此时张钦霖 正侍 立于澄甫公身旁,立即跃步上前,举右手 侧掌猛劈万某 被粘住之右拳,并且从墙上摘下两把半开口之龙泉剑, 邀万某 决斗。万氏右拳被劈, 已握不住 剑,狼狈不堪而去。少林前辈刘百川,能将碗口粗树干 用腿扫断 ,人称“江南第一腿”。刘氏曾请求澄 甫 公传授太极,澄 甫 公曰: “太极少林各有千秋,练法殊异,足下之铁腿堪称武林一绝,不必改习太极,各守门户可也”。虽未传艺,两人相敬如宾。刘百川 听说万某偷袭 杨澄甫,勃然大怒, 遂往杜府 登门问罪。 杜心五深知万某 决非刘百川对手,故亲自出马应战。刘百川攻势凌厉, 杜心五 退至墙角,刘百川 见杜已 无退路,飞起一腿猛踢, 不料杜有轻功 ,纵身跃上两米高墙说道: “刘兄请上来比试”。刘百川用力过猛,将腿陷入墙内,拔出腿来说道: “杜兄请下来一见高低!”李景林闻讯,唯恐 二虎相争必有一伤,急忙率领澄 甫 公的徒孙郑佐平前来相劝。 杜心五 深知刘百川性格豪爽,急呼万氏出来拜见师傅。万氏立即跪下叩头,刘氏只得罢手。此事在武林传播甚广,有人以讹传讹, , 说澄 甫 公在晨起洗漱之时, 被万某背后 偷袭滑倒于地。张钦霖乃身历其境之当事人,亲口将上述经过情形告知 景华师 。兹将事实真相被露于此,以正视听。澄 甫公见 张钦霖挺身相救,深感此人见义勇为。当晚将张钦霖留下,闭门切磋。张之拳艺 乃健侯 师祖及少侯 宗师传授,以往未曾与澄 甫 公交手。澄 甫 公曰: “今晚别无他人。你尽管施展生平所学之武艺,不必客气。”张钦霖屡次进攻,均被澄 甫公接劲 粘住,弹放至一二丈外。张再三叩拜曰: “吾师神威,弟子佩服,五体投地”。此后澄 甫 公每晚将张钦霖留下, 于夜深入静 之时,将杨门内功心法倾囊相授,共三个多月。张氏在 健侯少侯 门下熏陶多年,根基深厚,悟性甚高,又蒙澄甫公心传口授,精心培养,功夫猛进, 化劲轻柔 , 发劲松沉 ,举手投足,酷似杨公,比试武艺,杨门师兄弟无出其右者。或云:某某晚戚 之拳架 颇似澄 甫 公。景 华师曰 :某某不过形似而已,徒具外表,未得内功心法真传,张钦霖大师兄 深得杨师之 真髓,可谓神似。张钦霖练成太极内功之后,拜别恩师,云游四方。山西武术家甚多,张钦霖在山西省与众武师比试,未尝失手,故有“盖山西”之美誉。传闻 金丹派道长左蓬莱 内功卓绝,张钦霖登门求教。左 道长曰 : “足下可用任何手法攻吾,决不还手”。张 用搬拦捶发劲 ,左道长
 
巍然不动,张之右拳触及道长身躯,即不由自主往后腾空弹出。张钦霖恳求左道长收为门徒,修炼道家功夫。澄 甫 公 自粤返 沪治病,黄泰亨医师在澄 甫 公丹田 穴扎弯 了三枚金针。 景华师询问 澄 甫 公:为何老师在丹田 穴 有若隐若显之气团 ?澄 甫 公猛然醒悟: “ 曼青与 汝追随 吾 多年,已知太极拳体用之大要,但尚未学内功心法,功亏一篑。”遂修书一封,召回大师兄张钦霖, 代师传授 内功心法。 濮 冰如之父 濮 秋 丞 老先生慷慨资助大师兄往来之盘川与生活费用。但 濮 老甚感困惑:田绍轩与武汇川二位大师兄就在上海,为何舍近而求远?因此借设宴 为张钦霖接风洗尘之机会,请武汇川作陪,让两位大师兄一见高低。在客厅用茶之后,仆役报告 濮 公,酒席已经摆好。两位大师兄同时起立,各用右臂挽住对方后腰,躬身谦让道: “师 兄您先请 !”不料身材极其魁梧的武汇川突然向前弹跳一步,张钦霖却岿然不动。 景华师站在 大师兄身后, 濮公亦 在场,看得清清楚楚,不必推手较技,功夫之深浅已经十分明显。张钦霖 遵从师命传毕 内功,对景华师及曼 青师伯 说道: “吾乃闲云野鹤,不耐都市繁华。”未留通讯地址。飘然而去,不知所终。
 
武汇川于1912年在北京中山公园从澄 甫 公学拳,1914年正式拜师入门,其拳艺 未经健侯 师祖传授,直接师承澄 甫 公。杨家结成对子之推手散手搭档,称为“相手”。澄 甫 公身材魁梧异常,精心挑选身长力大、反应灵敏之门徒为“相手”。武汇川、李雅轩、董英杰均担任过杨公之“相手”,其中以武汇川担任“相手”时间最长,平时陪练推手、散手、 粘剑、粘枪 以及与澄 甫公表演 之机会最多。澄 甫 公授拳,只示范,不多言。徒弟唯有在推手 或粘杆 对练之时,细心体会澄 甫 公之 身势、发劲 、表情,在挨打之中学习。武汇川体重200余斤,常被澄 甫公发出 一二丈外,因此熟悉澄 甫公松沉发劲 之方法, 善发寸劲 , 人内透里 ,气势凶猛。武汇川亦精心挑选身材伟岸之张玉、吴云倬为人室弟子,此二人体重均在180斤以上,武汇川与他们 演练活步推手 、大履散手,如漆似胶,不即不离,突然 发劲,则张 、吴二徒必腾空飞出,失重落地之时,犹如山崩地裂,楼板剧烈震动。故上海武术界称田兆麟、武汇川为杨门“哼哈二将”, 雅轩师伯亦 称赞武师伯之 松沉软弹劲 深得杨公真传。武师 伯 心高气傲,标榜其所办之拳社为“杨氏首徒武汇川太极拳社”。1928年,叶大密受<申报)馆之委托,织各门派武术家义演,募集夜校助学金?。武汇川头戴礼帽,身披黑色 斗蓬 ,昂首阔步进入会场,脱下:衣帽往张玉手中一丢,一副旁若无人之态。 吴鉴泉 从座位上起身相迎,武汇川稍微点点头,态度傲慢。表演之时,众武术家往往点到为止,武汇川连发猛劲,将 张玉打得 在地毯上翻滚。景华师大吃一惊,思忖澄 甫 公何等温厚谦虚,大师兄岂可如此鲁莽?武汇川原本练少林拳,1912年在中山公园与牛春明比试失利,遂改学太极。武汇川身强力壮,单臂握住 一 条桌腿,可将整桌酒席平稳举起,桌面上杯中之酒水丝毫不外溢。太极 门一般 不练沙袋。汇 川师伯按照 少林门习惯,在武馆大棵上吊挂6只200斤的沙袋,共1200斤。武师 伯 站在中间,将6只沙袋推开,沙袋因惯性 同时荡回 , 武师伯拳打 、 足踢 、头撞、肩靠、肘击,不断将沙袋打出,经过长期 锻练 ,周身各处均可发劲。海上闻人 张啸林聘请 武汇川为武术教师,送他一辆包车, 一块手牌 ,在张所管辖之青楼,均可免费自由出入,武汇川乐此不疲,酒食征逐夜夜不虚。又与人合作投资股票失利,半生积蓄付诸东流。武汇川练 推手喜发猛劲 ,失手将某资本家打伤。此人多次雇用打手伺机报复,均被武汇川击败。 资本家遂驾汽车 将武师 伯 撞伤。武汇川在接二连三打击之下,一病不起,患急性肝坏死逝世。仅享年 四十又七 。陈 微明师伯叹曰 : “大师兄身如金刚,本当继承杨公衣钵,发扬光大,不料中途夭折,岂非天命?景 华师曰 : “大师兄只知刻苦练拳,不知修身养 性,可惜,可惜!
 
田诈 霖 ,自幼师从张秀林学 通臂拳 ,经张公举荐,拜澄 甫 公研习太极,将两门功夫融会贯通,擅长于散打。在复兴公园(解放前称法国公园)假山前设拳场授徒数十年。余幼年时期,家父在某医院任院长,聘请田师伯来院中授拳,为职工提供练武强身之机会。田师伯以两种拳术示范,多数职工不识太极拳之奥妙,均称愿学通臂。田师伯身法步法极快,站在一丈之外,倏忽之间便窜到眼前,将人 腾空弹放而 出。因个别职工学习拳法之后相互殴斗,田
 
师伯合约 期满,家父决定不再续聘,十分可惜。解放之后,到公园练拳养生者多,习武者少。田师伯不善言词,推手散打出手甚重,学生不易适应,门徒日渐稀少,贫病交迫而死。复兴公园内之拳场,由其徒弟薛某继承。薛某乃马当路米铺伙计,颇有臂力, 70余岁时,仍可将100斤米袋轻轻提起上抛。70年代初,正当“文化大革命”后期阶段,余在薛某拳场观摩推手。薛某自称 丹田内劲充盈 ,令众门徒用拳击打其下腹部。如果门徒用力按其丹田, 则反被弹出 。公园中游客感到好奇,亦可上前一试。此时有一位30余岁穿黄色军服之壮汉,用拳抵住薛某丹田穴,薛某咬牙用劲,面色发白,却无法将此人弹出。一望可知,此人乃拳术家。余深恐薛某受伤,遂上前抱拳作揖打圆场道: “薛老师已年迈,请高抬贵手。”遂将壮汉请到一旁交谈。壮汉自称其职业为武装警察,师从普陀山 某僧练少林拳 多年。当时党中央号召“深挖洞, 广积粮”。 普陀山亦挖防空洞 。其师父可将双手深深插入搅拌水泥 石子之铅桶内 ,徒手穿墙取砖易如反掌。如果与人交手,伸手即可穿 胸洞肺 。壮汉惊叹师傅神力。其师曰:“汝不知山外有山,天外有天!余年轻时,云游至上海,闻杨家太极拳之名,到田兆麟家登门请教。余一拳打去,如中败絮,随即被其往后反弹,向窗外腾空飞出, 余急以 双腿钩住窗框,坐在窗沿上双手合掌高呼:阿弥陀佛 !打得好,打得好!遂从窗上跳下,叩了三个响头,拜田兆麟为师兄。 吾 今日心血来潮,想念田师兄。 汝可前往 上海 拜见师伯 ,领教太极功夫。”余告知壮汉: 师伯已经 作古。壮汉闻之怅然若失,告别而去。

 
崔立志, 字毅士 (1892--1970),河北任县人。幼年师从镖师刘瀛州习三皇炮 捶 ,然后向郝为真之门徒、孙禄堂之师兄李香远学武式开合 太极小架 ,1907年开始学习杨 式大架太极拳 ,1909年正式拜澄 甫 公为师,成为人室弟子。1928到1936年,崔师伯随澄 甫 公南下,授拳于宁、沪、?杭、汉口、广州等地。杨公谢世之后,崔师伯自立门户,1945年回北京,解放初创立“北京永年太极拳社”,并任北京市武协委员。其拳、剑、刀、枪、推手、大捋 均得杨师真传 ,尤其擅长推手及杨式大枪。崔立志 之拳式 宽大舒展,浑厚庄重,气势腾然,合乎澄 甫 公之早年风格。推手之时,先吸气蓄劲,在得机得势之时, 骤然发劲 ,将对手腾空发出。崔师伯在上海永年拳社,曾经坐在凳子上与傅钟文的徒弟推手, ‘ 师伯突然发劲,将地板震裂,凳足下陷于地板中。傅钟文面色陡变,但崔立志是其师伯,不便发作。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