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名家 八卦名家 心意 形意名家 各派名家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名家风采 > 太极名家 >

顾留馨与沈家桢通信汇编 续二

时间:2011-10-19 07:0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留馨学兄: 元龙同志所画陈式一路的图说已收,今又接到您的来函,出版社对于五式分出为丛书式,总论和附录亦将出单行本,并悉吾兄同意,使弟年来对于陈式架子动作说明,有了新的希望,今分述鄙见如下: 陈式一路动作说明,原就剑华兄原稿加以补充的,虽然多

留馨学兄:


    元龙同志所画陈式一路的图说已收,今又接到您的来函,出版社对于五式分出为丛书式,总论和附录亦将出单行本,并悉吾兄同意,使弟年来对于陈式架子动作说明,有了新的希望,今分述鄙见如下:
     陈式一路动作说明,原就剑华兄原稿加以补充的,虽然多了几倍篇幅,但较其它四式太觉简单,其中原因是弟从来对干动作说明是一个弱点,工作时总觉一人专此比划动作,另二人在傍书写完毕时一段一段加以核对,图不够补充图,图不能表现者补充说明,此间无一人会练陈式的,只好自动自写,非常苦闷,既无人帮助,又无人代为检查,既不能离开相片,而相片有些拳式为陈师所未教,有者亦于弟的学习时不同(观陈师一路与照奎弟的不同其变迁可知),为此,只得凑合着写下去,非常难过。
     且因平时练习,乃系自编的陈杨架子合并式,已有十年之久,因而对于陈式严格的动作有所生疏,所以对于架子写作非常难过,此次元龙同志具有写架子动作的经验,改动比较好的(如原则上要点三项,另详),但是写的底子太简陋,虽改仍感到干枯,这是自己水平的所关,强不来的。
     杨式有杨师生前所写的动作及要点,结构规模已经树立,可以在原有基础上加以补充。孙、吴两式都是生前**多数门人会写,此次既有专书独享其权,加入五式诚非得已,能得各式分出,二位同志加入五式的苦闷已一扫无遗。武式有郝同志自己的相片,可以尽量发挥自己的思想,自由运用其动作说明,怎样说都是可以的。
     独独陈式的情形不同,既未与相片者同处一起看他练过此拳,有些拳式已经改变而有些又系新加,所以陈师相片与照奎的不同,因此拿起笔来,就非常苦闷,有只能就相片理想所及的写下去,虽然去年交了卷,仍然是彷徨不安。
     内中关于要点一项,本为闫同志初次来杭时开列项目之一,现看各式的动作说明间有要点写作,而不是每一拳式都有要点,而要在乃说明动作上的要点,而不是这一拳式精义的要点,这样也就写错了。
     现在陈式与其他四式相比,在说明上有天渊之别,读者对于陈式太极响住既久,要对动作说明比照学习,必将感到失望,会影响到陈氏太极的发展。
     我们不是私于陈氏拳,毫无门户之见,而是为了实事求是的精神所号召,将此拳创造的真理,得以正确的发扬,为社会主义建设,不致排入行列之外的一点。
     观吴式太极拳家李剑华到慕三等,杨式太极拳许禹生以及我们都是学习过其他太极拳数十年者,最后钦服它的真理,才肯进一步向它学习的,这也是陈式拳特点之一。
     我们对于某式太极拳用某式人或其后人照相,及与此相片相连带的作动作说明是最正确的措施,如用此相片的同时同学担任写作的动作就会有出入,如用三十年的同学写此相片的动作,必然是有错误的,因分开三十年各有变化,强求一致是有困难的。自从61年5月17日寄出此稿后将及年余,对于这项动作说明常盘旋于脑海中,感到彷徨,内中虽有索回重写的一封信,但自信索回仍有写不好之感,且为时间所限制,因而作罢,这是自己的错误。
     当前出版社已决定改为丛书式“各出各”的办法,前此为时间所限制的,现在可以不限制了,因丛书是可以先后出版的,为此弟正式申请”重写动作说明”,仍照初次建议,请照奎同志来沪比写,所好相片已经划好,照奎已经下放,专写动作说明,时间不致延长过久,使动作写得详细些,能与各式同样,主要使读者能够照图学习,庶可配合上吾兄所作的理论。弟深深想到按照照奎动作来使相片与动作的统一,方可得到渴望已久陈式太极拳者的要求,用他的拳照写他的动作说明,最为明智合理,这样也就没有分岐的缺点,若有别人写,别人的动作不但费尽心机且因拳式三十年来变迁的关系,难得一般练习者的信任,这是一种自然现象。
     总之,一误岂能再误,陈式太极拳尚未付刊,即遭许多危害性的攻击,足证百家争鸣是一项艰巨工作,幸而出版社有各式各出丛书性的方法决定,有此良机,机不可失,正是彻底改写之时,前此有所不能尽量发挥的意见,现在可以了,如“动作说明”必须专写,必须达到与各式相仿佛的一样内容。敬请吾兄毅然决定,转请社方转致照奎来沪,比照其动作来写,必能较前详细,且可附加足迹图,统此种种均请鉴及,为了做好工作,不尽欲言。敬礼
     弟沈家桢   1962年7月19日

 

家桢老:
     7月19日来信敬悉。
     您建议由社调照奎来沪按其动作照片彻底改写陈式事,当然最为理想,但目前事实上很难办到,因为一来社方无此预算,二来照奎的单位未必能同意临时调用。因此您的建议请照奎来沪事,我可以向闫海同志再谈一下,但估计无此可能。弟意见为了争取早日出书,可仍按剑华老原稿动作说明略为补充明白,加上您对要点的体会缠丝劲的阐发就可以了。理论部分有您的“八个特点”已足阐明陈式的特点。至于元龙同志改写的部分,对的部分可以采纳,但主要靠您的裁决。编写动作说明有一套公式当然好,但主要是学而后化,能表达某式的精义所在。其它四式,杨式为重新写起,动作说明与运劲体会混合叙说,由傅钟文口述,周元龙执笔,安排他们脱产从事,图绘的也较细致。我仅参与编写计划和动作上的讨论,稿咸后仅作些修补。吴、孙二式仍按原书说明,无甚变动,元龙曾计划把孙式改写得详细些,结果孙剑云未同意,前些日子并把稿子抽回去重版,大概是不放心之故。元龙也想补充吴式动作说明,经我劝阻而罢。武式由郝少如自写,动作说明也极简单,略如孙式,理论采取其父月如的遗稿二篇。因此其它四式的写法也是没有统一规格的,不是说明详尽的。陈式拿现在您稿来看,质量不比它式为差,优点较多,这是不必气馁之处。问题仅在有些动作说明读者不易比划,个别接头处需补充说明而已。我曾托人将您原稿眷请,并作了些补充,由于事忙未搞好,这是抱歉的事。至于动作说明原系按剑华老原稿作补充,基本上和照奎的动作一致的,这是当初(1958年秋冬),照奎、剑华、经梧和我四人在京商讨过的。
     希望您即着手补充和改写陈式第一路,早日完稿。别人的意见,只能作参考,否则这也有意见,那也有意见,任何书都出不了了。将来再细细加工,再版时修订,不断提高质量。总之先把陈式第一路出书要紧。
     进行中如确要我俩商讨的,您来沪几天或我去杭几天,可另函商,费用只能自己负担,因为目前公家的预算极紧。我虽事忙,但理应全力支持您的工作,使发科老的拳式早日与读者见面。陈式二路稿,元龙已寄给社请北京方面审稿提意见。一路完稿,先出也好。闫海同志去哈尔滨,八月下旬可回京。
     顾留馨1962年7月22日午前


留馨学兄:
     7月22日函奉悉,二套架子说明已寄社,一路架子,无论照奎能够南下与否,均要细阅一遍,兹先将元龙同志对于原则上的怀疑的三点,关系着太极拳练得正确与否,所以不得不加以注重,提出奉复。其他改动与合并俱佳,是费了一番心思的,待将要点详加复核后再行奉告。元龙同志所提出三点答复,务请我兄加以复核批判,倘认为对的请交元龙一阅,内中一条“上下分虚实”乃杨师醉后所传,经过陈师说明陈式架子及推手亦是这样,个人体会有虚实,才有圆活之趣。
     因为各式单出,陈式编排拟可作进一步研究,关于陈式太极拳应该是我们二个编著的,请将所著可以加入陈式的尽量加入,不必客气。专致敬礼
     弟沈家桢1962年7月26日


家桢老:
     7月26日来信敬悉。连日因养兔有跳蚤,被咬不能安睡,致精神不佳,今虽用樟脑丸消除跳蚤,已得安睡,但身体又受些损失,复稍迟希谅。
   陈式单出,编排确需进一步研究,今试补拟如下:(一)简介,(二)八特点,(三)缠丝劲图解,(四)一趟二趟的作用和特色,(五)一趟二趟图说,(六)陈式的推手,(七)附录:1、陈王廷:拳经总歌,2、陈鑫:太极拳经谱,太极拳拳谱,太极拳缠丝劲沦。其中(一)、(六)两篇为弟所作,:二)至(五)为您的作品;(七)当代为抄录寄奉,其前加陈鑫传一篇(已写好)。由于元龙曾对八特点有所怀疑,但他又并未看过您的原稿,故我早已去信北京寄回八特点给他看了。以上文字,凡在上海的,日内寄磬,请为编排成书。至于出书署名问题,原委托您写,也是您付出劳动的,岂可别人同署,我写的两篇,您也提供了意见,这是相互启发帮助问题,在简介中已提及是我写的。 “文责自负”,职能分清,才近道理。因此请勿客气为是。您对元龙疑问三点的答复,已给他看了,并说明各式有基本共同点,也有具体特征,各有心得体会,不能以个人心得体会来衡量或限制别家。看来也不会坚持异议了。


     但弟对“上下分虚实”问题,认为“上虚下必实”,因为陈、杨练法的特色;但也有左上下或右上下虚或实之处,错综互练,才不偏执,此点仍请斟酌。方圆相望,阴阳互根,原极错综变化之能事,不讲死,也较能折服各家也。不知当否?
     陈式用照奎现在动作写,确为增加您的困难,但大体上写的一致,所欠缺的仅需补充明白些,弟有见及此而无暇、无能助成,致多周折,思之歉然。好在多一反复,质量上自可提高一步,未始非“失中有得”也。陈式各方翘企出版,您早日编辑完稿,即可寄出付印。绘图如认为无问题,可先寄出版社制版。杨、武两式图版已制成,图样已寄上海贴于书稿,全书即可寄出付印。陈鑫拳论我所编辑较多,陈式中仅采几篇者,一则附录过多,篇幅过巨,二则单出的理论中将纳入较多陈鑫拳论。不知尊意如何?
     关于宋仲殊的肘法,我于总论中曾采入尊见,但剑华老认为所谓宋仲殊肘法为假托,且现仅存谱不见得有人会练,可以不提它。我思之甚对。特为奉闻,供您参考。致以敬礼
     顾留馨1962年8月2日


留馨学兄:
     前寄来代购笋干10.5元,已经收到,曾记前函已说及。现将一路图说一并寄上,内中照弟的意见改了些,不知对与不对,有无牵强之词,务请拨冗代为斧正一下。不偏执,不讲死,这是明智而正确的指示。
     稿在未刊之前,指摘愈多,稿的质量也愈高,是极有帮助高兴的一件事,一待刊出后,有人指摘,那真追悔莫及了。
     上次元龙同志所提意见甚好,惟太客气说有不尽符合处,没有举出具体的那些不符,使弟思想有些凌乱。来信所云,但也有左上下或右上下虚或实之处,请举一些例子,以便在特点四中,据为例子改正过来。

专此敬礼
     弟沈家桢1962年8月4日

 

留馨学兄:
     前日已将图照及说明寄上谅早收,陈鑫拳论仅采几篇,以免篇幅过巨,甚好。单出书内可以全部加入,尤其是根据他的精义简练出那本打字出的一篇(您上次来杭带来的那一篇),可以代表陈式全部精华,宋仲殊不加入也好,除了用肘练习对身法有帮助无甚特点。
     此次特点北京寄来,连同动作说明,均请元龙同志提出具体意见,最好列举,地点,怎样不对,如可以先改,即请改了寄来,不必客气,免得摸索,延长时间,转多周折。   专此敬礼
     弟沈家桢1962年8月6日


家桢老:
     8月5日将您的八个特点和我的两篇及附录寄奉,本想请您统一修润编排,6日接到您一路图解稿,图解中我已就您的意见作了些补充。乘便也看了几势元龙补充的说明,觉得引用王、武、李的拳论多,未曾引用陈鑫的拳论,这是他未曾研究陈鑫著作之故,真是憾事。要不要即寄给您编目录,请即告知,如要元龙代劳那几篇请修润后即寄来。陈式一路稿大局已定,我想说一下过去一段的情况:动作说明修补明白些.这是我提出来的,也曾征求过您的意见,但元龙在接受统一编排任务后,对八个特点曾有异议,可能受了某些人的影响,拟加修改,他事实上又未读过作者原著,为此我提出较严厉的批评,并向闫海反映这样做不对的,因为我俩是欣赏您的系统理论,也顾虑使我为难,经过说服批评不要头脑发热,总算对作者的系统理论尊重了,不动了。由于出版办法改变,你我的所谓总编辑名义很自然地已不存在,但我还有所建议于其中,是为了把书出好,也避免引起误会。关于第二路既已寄去北京,随出版社处理好了,我对二路功夫也未下过,元龙要问动作,我不敢自信,因此未比划,此后有关二路的事,弟概不过问矣。如一路出版,也好。总之,希早日乐观厥成。
     陈鑫著作集录,我原定列入陈式附录,后因改为五式,又拟作为五式附录,现又改为分出,故曾拟列入理论部分,我现考虑多费一些时间把理论重写,由于时间精力关系,恐近月内难完成。来信云所录陈鑫理论可以代表陈式全部精华,为了发扬陈氏拳理,使它式也能参考一下陈氏拳理和对陈式读者更多帮助起见,还是把它全部列入陈式图解中。不知尊意如何?如赞同,我可一并寄您编目。
     关于上下分虚实,是陈、杨、武练法的特点,陈式一路确是这样分虚实的(除独立式),惟单鞭也可作左上下实,右上下虚地练,杨、武的扇通背等式是左上下实的。问题还在二路,二路中有许多动作是单面上下实或虚的,如斩手炮的左臂横击,左腿弓出管脚为实,黄龙三搅水的进步为右上下实等等,因此我认为上下左右交叉分清虚实是细致的练法,但不必讲死,在错综变化的原则似可不必讲死。我意见您的第四点特点是成立的,但可以说得圆活些。
(以下黄底字顺序似乎有疑问=怪怪地!)

     又:为什么要上下分虚实?
     因为双足有虚实,双手有虚实,不使手与足的虚或实同在一边影响到重心超越过两腿间三分之二的界线以外,形成一足全然占煞,一足全然无力,失去连随的灵活性,造成偏重偏浮的病象,总之手与足无虚实,何来上下分虚实,上下能分虚实,乃由于双手双足有虚实而来的,所以:(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